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在押人员猝死 他主动公布录像

    2007年5月28日,胡学增赴京后,带着”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荣誉归来。

    我觉得,只要依法规范管理,谁管都不成问题。我理解那些网友、专家的意思,他们认为,公安局抓人又关人,容易导致刑讯逼供。但这种情况绝不会在中山看守所出现,我们决不允许前来提审的办案人员与在押人员有直接接触,他们双方是从不同两条通道进入提审室,在提审室里面,双方还隔着一道铁闸门,而且整个提审的过程,我们全程录音、录像。

    ——— 胡学增

    中山市看守所所长胡学增24小时待机的对讲机,在深夜里突然响起,“监仓内一名在押人员犯病,快不行了,现在正在抢救!”监仓管教的声音急促,心情焦急。“全力抢救,同时开始调查,并汇报给上级部门!”胡学增一边冲往急救室,一边发出指令。然而,最终这位在押人员抢救无效死亡,医生初诊为心脏病猝死。

    这是2009年3月份的一天,凌晨2时许。此时距离云南“躲猫猫”事件发生,不足两个月。

    妥善解决在押人员死亡

    确认在押人员已经死亡后,胡学增心情沉重,离开抢救室,立刻召集人员开会观看监控录像。

    在大屏幕上,录像画面一帧帧地过,胡学增不放过任何细节,画面上可以看到,这名在押人员正常入睡后,突然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并呕吐两下,同仓其他人员,立刻前来帮手,并通知值班管教。

    胡学增看过生前、事发、处置整个完整的过程,心中有数了,“这的确就是一次无法避免的意外,看守所在管理上没有任何问题!”

    但死者家属并不这么看。事发后,接到通知的家属,从老家直接打电话给胡学增,“我们已经找好媒体、律师,将这件事公布于众,你们准备好100万吧!”

    事发后第三日,死者家属一行十多人,带着死者两个孩子来到中山看守所,情绪非常激动,不听解释,只认一个道理,“人在这里死的,你们就要负责,他没有病!准备好100万吧,其他不谈!”

    在看守所会议室内,胡学增第一次正面与家属协商,这次交流只持续了不到2小时,家属在大部分时间都站着,并拍着桌子说,没有什么好谈的。这时,胡学增一方面在安抚家属情绪,另一方面在观察,谁能够真正代表这个家庭的意见。

    第一次协商一直处于这种尴尬的气氛中。胡学增意识到,通过一次接触难以让家属理解他们的工作,最后,他说:“今天大家都谈到这里,下次我们把包括录像在内的详尽资料,给你们看。”

    看守所的录像资料,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在全国历次看守所发生意外时,能够证明事发过程的录像资料,总是未能及时公开,而导致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胡学增这次做出“敢为人先”的举动。

    第二次与家属见面,胡学增选择一个更大并且有投影机的会议室。录像整整看了两个多小时,家属的情绪稍有变化,看守所医生做人工呼吸的画面有些打动了家属。

    胡学增见机发问:“你觉得我们的管理怎么样?有没有及时抢救他?”家属一时间陷入沉默,胡学增又表示,医生出具的病历证明,死者生前就有心脏方面的疾病。

    通过两天的观察,胡学增发现家属中有一位是政协委员,此人知晓法律,通情达理,并能代表整个家庭的意见。胡学增直接问这名政协委员,“你觉得死者是否属于正常死亡?”对方最后回答,“的确属于正常死亡。”最后,看守所与家属按照“正常死亡”妥善解决了此事的善后。

    面对艾滋病患者 他挺身上前

    2004年,中山市各种刑事犯罪发案量居高不下,中山市看守所开始面临着空前的压力,在管理不善、监室爆满、警力不足、高温酷暑等因素影响下,在短短40天内,就发生了六起责任安全事故,曾经的模范看守所被省公安厅挂上了“黄牌”警告。

    当时已调到市局的胡学增被紧急召回看守所。上级给他两个任务:一是处理六宗责任安全事故的善后工作;二是遏制住看守所工作下滑的势头。事后,胡学增回想起来,当时每单事故和在押人员死亡一样棘手,方式也是一样,亲历亲为,积极沟通。善后事宜逐一解决后,胡学增被任命为看守所所长。

    就在胡学增大刀破釜地进行改革时,看守所再次出现突发情况,一位身患艾滋病的在押人员,不服管教,拒绝整理内务,甚至用扫把打人。

    “不压制住一股邪气,就没有办法管其他人,我们对所有的在押人员,都是一视同仁。”胡学增来到事发的监仓。

    在场管教描述,当时,这位在押人员挥舞着扫把,割破手指流血,威胁恐吓看守所的干警,周围的人都害怕靠近。“把仓门打开!”胡学增独自进入监仓,众人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胡学增大声说:“所里对你不好吗?照顾你身体不好,就住在单独的监室里不用参加任何劳动;每天都有营养餐给你们补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有专门医生给你看病。你为什么还要滋事闹事,违反监规?!……”

    这一连串的问话,让叫嚣不停在押人员,被震住不吭声了。最终,制服了闹事的患艾滋病的在押人员,同时,也让干警们心服口服了。

    胡学增事后说,他之前查过艾滋病的资料,加上他学过功夫。“凭他,根本近不了我的身!”胡学增说。

    此后,中山市看守所的工作逐步走上正轨。两年后,中山市看守所就从一个被挂了黄牌警告的不达标所升格为全国二级看守所。2006年,全所荣获了集体二等功。2007年5月27日,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胡学增前往北京。

    对话

    “我们决不允许提审者直接接触在押人员”

    有些看守所关了不该关的人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你如何看待看守所出现死亡案例的问题?

    胡学增(以下简称“胡”):这分不同的情况,有些是因病正常死亡,有些其实是死在医院。但不可否认的是,确实有些地方看守所硬件不达标,警力严重不足,管理流程、监控方式上存在漏洞。再则,有些看守所关了一些不该关的人。而我们中山看守所的建设,得到上级的高度重视,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电子监控设备、信息化程度等建设都是非常领先的。

    南都:怎么理解你说的“关了不该关的人”?

    胡:“不该关的人”就是那些不符合羁押调查的嫌疑人。比如,之前有一个患重病的嫌疑人,依据法律,他不符合关押的条件,就被我们退回,一旦发现这类嫌疑人,我们就向办案机关出具“变更强制措施”的书面通知,对方在两日之内必须给出答复。像这种情况,我们一年都会有两到三宗。假如这些重病嫌疑人在看守所出现意外,看守所就难以说清了。

    只要依法规范管理,谁管都可以

    南都:除了硬件条件以外,目前看守所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胡:处理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死亡的问题,亟须制定一套成文的文件或者法律法规。

    南都:你经常上网,应该了解到在“躲猫猫”事件之后,不少网友、专家指出,问题症结在于它并不独立,如果看守所司法化,就可以避免类似问题。你对这种观点是什么看法?

    胡:我觉得,只要依法规范管理,谁管都不成问题。我理解那些网友、专家的意思,他们认为,公安局抓人、同时公安局又关人,因此公安在提审嫌疑人时,容易导致刑讯逼供。

    但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在我们看守所出现,我们决不允许前来提审的办案人员与在押人员有直接接触,他们双方是从不同两条通道进入提审室,在提审室里面,双方还隔着一道铁闸门,而且整个提审的过程,我们全程录音、录像。这些措施也维护了在押人员的合法权益,保证司法程序顺利执行,因此,在押人员绝不会受到刑讯逼供。

    南都:我们注意到,看守所里面出现问题,除了刑讯逼供外,还有不少看守所出现了牢头狱霸。这种问题如何杜绝?

    胡: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管理上出了问题。一个看守所的风气正不正,就要看管理是否到位。一旦出现牢头狱霸的苗头,就要严厉打击,绝不手软。从技术上,我们看守所的监室,都是24小时的监控设备,哪怕在押人员有口角,我们的管教都可以及时赶到,加以制止。

    南都:要是有办案单位要你们“通融”一下呢?毕竟你们都是一个单位。

    胡:就算是一个单位,也要依法办事。曾经有个市领导跟我打电话说,最近,我们的看守所关了一个人,希望“通融”一下,让这个人见见他的家属。但这个人涉嫌的案子比较严重,仍在侦办过程中,是绝对不允许探访的。我当时就回绝了这位领导,对方比较生气,在电话里把我骂了一通。

    

分享到:

上一篇:“剩女”网恋未婚生子被甩

下一篇:色诱原上司抢劫其钱财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